风 雨

发布时间: 2014-09-01 09:02:34 共阅:[]次 来源: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风  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一 一班  陈昊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树林子像一块面团了,四面都在鼓,鼓了就陷,陷了再鼓;接着就向一边倒,漫地而行的;呼地又腾上来了,飘忽不能固定;猛地又扑向另一边去,再也扯不断,忽大忽小,忽聚忽散;已经完全没有方向了然后一切都在旋,树林子往一处挤,绿似乎被拉长了许多,往上扭,往上扭,落叶冲起一个偌大的蘑菇长在了空中。哗地一声,乱了满天黑点,绿全然又压扁开来, 清清楚楚看见了里边的房舍, 墙头。
    垂柳全乱了线条,当抛举在空中的时候,却出奇地显出清楚,霎那间僵直了,随即就扑撒下来,乱得像麻团一般。杨叶千万次地变着模样:叶背翻过来,是一片灰白;又扭转过来,绿深得黑清。那片芦苇便全然倒伏了,一节断茎斜插在泥里,响着破裂的颤声。
    一头断了牵绳的羊从栅栏里跑出来,四蹄在撑着,忽地撞在一棵树上,又直撑了四蹄滑行,末了还是跌倒在一个粪堆旁,失去了白的颜色。一个穿红衫子的女孩冲出门去牵羊,又立即要返回,却不可能了, 在院子里旋转, 锐声叫唤,离台阶只有两步远,长时间走不上去。
    槐树上的葡萄蔓再也攀附不住了,才松了一下屈蜷的手脚,一下子像一条死蛇,哗哗啦啦脱落下来,软成一堆。无数的苍蝇都集中在屋檐下的电线上了,一只挨着一只,再不飞动, 也不嗡叫, 黑乎乎的,电线愈来愈粗,下坠成弯弯的弧形。
    一个鸟巢从高高的树端掉下来,在地上滚了几滚,散了。几只鸟尖叫着飞来要守住,却飞不下来,向右一飘,向左一斜,翅膀猛地一颤,羽毛翻成一团乱花,旋了一个转儿,倏乎在空中停止了,瞬间石子般掉在地上,连声响儿也没有。
    窄窄的巷道里,一张废纸,一会儿贴在东墙上,一会儿贴在西墙上,突然冲出墙头,立即不见了。有一只精湿的猫拼命地跑来,一跃身,竟跳上了房檐,它也吃惊了; 几片瓦落下来, 像树叶一样斜着飘,却突然就垂直落下,碎成一堆。
    池塘里绒被一样厚厚的浮萍,凸起来了,再凸起来,猛地撩起一角,唰地揭开了一片;水一下子聚起来,长时间的凝固成一个锥形;啪地摔下来,砸出一个坑,浮萍冲上了四边塘岸,几条鱼儿在岸上的草窝里蹦跳。
    最北边的那间小屋里,木架在吱吱地响着。门被关住了,窗被关住了,油灯还是点不着。土炕的席上,老头在使劲捶着腰腿,孩子们却全趴在门缝,惊喜地叠着纸船,一只一只放出去……
    在小巷的这头,突然,闪出了一个黑影,他戴着黑色的帽子,穿着黑色的大衣,没有打伞,嘴中叼著一根烟,若有若无的吐着烟。他走的不快,但步伐沉稳,不一会儿,便从巷北走到了巷南……
    这是一座奇特的城市:以这座小巷为界,巷的南方灯火辉煌、柳绿花红,街上各色的霓虹灯将大街照耀的灯火通明,使原来落寞的下雨天也不再沉寂。道路两旁,穿着最时髦时装的贵妇人,留着卷发,同穿着西装戴着礼帽的贵公子,肩并着肩,手挽着手,打着伞,漫步在雨中。街上的汽车、电车、黄包车交叉穿梭在平坦的路面与高耸的大楼之中。到处弥漫着浓浓的上流社会所散发出的腥臭之气。
    然而城北却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景象:高低不同的土坯房、稀稀拉拉的电线散落一地,凹凸不平的道路、大大小小的水坑错落在路上,路上没有人影,整个区域漆黑如墨。这里是这座城市的阴暗面,这里居住着社会最底层的人,吃不饱,穿不暖,同时还要接受来自城南的各种垃圾。
    他从巷北走到了巷南,没有人知道他是谁,他的名字,他的年龄,从哪来,到哪去,要干嘛,这些都不得而知。他在巷口久久伫立,因为巷子的黑暗,甚至没有人注意到他。
    “现在要干什么呢?”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,腰间别着三把手枪、几个弹夹、一把匕首、兜里放了一盒香烟、一把打火机、一副墨镜、一张面罩、以及仅剩的两块大洋。“唉!这点钱吃个饭都很勉强,看来又要打小鬼子军营的注意了。”
    想着想着,走进了街边的小店。“来!客官里边请,打尖还是住店?”
    “要点儿菜再来壶茶。”
    “好嘞!客官随便坐。”
    说罢,便找了个不起眼的座位坐下。坐下后开始沉思:“出行几十年,离开了军营,过了多少年这样的日子,究竟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?”思考了一会儿,偷袭日本人军营的方案已经思考出来了。常年如同浮萍般的生活使他拥有了强健的体魄、强大的身手、敏锐的感官以及机智的头脑。
    不一会儿菜也上来了,吃完后,喊道“小二,结账!”
    “好嘞!客官,一共两个大洋。”
    “给,”他掏出了钱道: “小二,雨快停了吧。”
    “没错,快了。”
    “好的,谢谢。”说罢便走出了店面。
     在走向军营的路上,雨停了。他看到了路边日本人开的艺伎馆,以及带有“中日合资”字样的公司。自“七七事变”后,日本人大举侵占中国的许多民营企业,而许多不知廉耻的中国人却在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。他感到恶心,同时也感到可笑,恶心的是日本人,可笑的是中国人。
    不知不觉,他已经走到了日本人的军营。在绕着军营走了一圈后同时也在思考刚才的战术。他果断开始了行动,犹如猎豹般斜冲到门口,掏出了两把手枪,连开六枪,将六发子弹精准的送入日本哨兵的眉心。枪声刚落,警报声四起,警戒灯到处乱闪,十几个衣冠不整的日本兵端着枪跑到大门跟前,大门前空无一人。与此同时,他已经到了
9 7 3 1 2 4 8 :
 
碑林教育局 西铁一中 西工大附中 交大附中 八十五中 西大附中 新策略 中国好站
版权所有: www.snsjyz@163.com 金宝搏网址 市金宝搏官方网站 金宝搏188官方网站
学校地址:金宝搏网址 市金宝搏官方网站 北路152号 邮编:710068
电话:029-88427731
技术支持:金宝搏网址 佰世信息有限责任公司
备案许可证号:陕ICP备14011239号